尊严的背后,是重新来过?

Written by away. Posted in movies. 1 Comment


我不认为佐佐木先生被撞的事实是一个悲剧,尊严被抛低,剩下的还有什么? 而佐佐木在失去工作的那一刻就赤裸地什么都没有了,加之其放不下其46岁的年龄,放不下其之前从事工作的地位,加之。。。。。。所剩下的就只有赤裸裸。

佐佐木的妻子在和劫匪ML完劝劫匪: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这样的自己很是令人感动。而幸运的是女人从来就可以问自己什么时候可以重头来过。而对于男人来说,从来都没有回头的余地。于是夜晚在海边寻找星星的只是佐佐木妻子一个人。于是自杀的是劫匪。

一个问题是佐佐木 健二在金子钢琴学堂里和老师的对话,提及老师离婚的那段,健二说的是在体现青春期萌动的心理?   那么为什么要加入这段?

号外:佐佐木大儿子去参军的一切镜头,包括电影中的电视转播画面,都貌似着在描述日本人民并不是那么愿意美国的征兵与驻军;就像97香港回归的人们的心态???

影片的题材有隐喻的成分在健二的人生,做过坏事,进过警察局他画过押,但对他来说甚至都没有开始过。因此在结尾处一家三口同时离场也巧妙地避开了俗套的场景,这样,就够了吧。

发现日本系电影有一个特点是 镜头的上时间定格。如佐佐木在超市做清洁工时第一次对着肮脏的马桶,镜头定格时间相当长。这样 的手法在北野武的电影中尤其常见,因为暴力美学更需要镜头的定格来使观众自己产生遐想。这可以理解。

估计世界上也就只有日本系的电影具有较长时间的镜头定格了。

元素上来说,影片有涉及到钢琴,但背景插曲总感觉不够多或者不适合。安静的主题加上成功的音乐会有很好的卖座。于是又想到北野武。。。

Tags: ,

Trackback from your site.

Comments (1)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