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青记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杂的文. 1 Comment

09年的初夏已经远去很久了,故事中的四个人那年刚好大学毕业,各种的意气风发,各种的踌躇满志。在时间过去了半年之后,每次我回忆起这段时光都能清楚地感觉到,与当下的自己比起来,那时的我的确要洒脱的多了。而这份“意气风发”却也间接导致了之后一些不愉快的发生,但这已是后话了。

何谓乌青?乌青其实指的就是乌镇,因为乌镇以前分为乌墩和青墩两镇,后合并为一个镇,并称乌镇,此为其一。而乌青一词的提出,一开始只是指来到了乌镇的的四个青年而已,没想到这乌青一词并非我们所原创,此为其二。

这趟乌镇能够成行,却也是几经周折。大四下半学期一开始,我几乎都住在药水的寝室。那时的他在寝室已是孤身一人,省考的事情更是让他焦头烂额,迫切的需要一个陪伴的人,即便是个男人也无所谓。而我此时考研失败已成定局,为了准备考研还欠下学校许多“债”,需一样一样地还清,不禁感觉落寞至极,说是人生的最低点也不为过。悲凉之中不禁想暂时离开朝夕相处的室友一段日子,独自清净。但那段日子可以说是惬意的。兄弟之间虽然认识这么久,但真正一起相处的机会却不多。从前会觉得,之所以四人关系好到无以复加,聚少散多可能也是原因之一。没想到住在药水寝室的那段日子,兄弟之间竟会如此之默契,手撕肉加两瓶雪花是那段时间的见证,也难怪邹同学会一直怀疑俺们俩是不是弯的了。。。away这厮在东南沿海一带四处流窜之后,也到了上海同我们会师。无奈,几个人的工作一事迟迟没有着落,身上的银子却花地所剩无几,这样的状态,叫人对乌镇之行又如何提得起精神。

幸而,乌镇还是去了,不然也不会有这游记了。。。和小灯在杭州碰的头,小波接的火车,啊盼也尽了地主之谊。

去乌镇的路上阳光甚好,away的耳机里却循环播放着黄耀明的《暗涌》。此歌我在阳台上借着酒兴唱过,对面是女寝。而游玩的两天中,此歌更是被反复低吟,总有人突然来一句“就算天空再深,看不出裂痕”,而后大家一起“眉头仍聚满密云”,音调压地很低。此番场景,反复发生,不一而足。

迎接我们的乌镇人民给我们的欢迎致辞是:“小伙子真贱。”下车之后与开小三轮的妇女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,未果之后我们佯退,妇女遂妥协。上车坐定妇女不忘戏谑我们一番,小伙子真贱——逗得大伙开怀一笑,心想同学少年都不贱的嘛~~

摆渡进入乌镇的西栅,风景顿时铺陈开来了。可是四个小年轻这时却遇上了一个大问题,民宿临水的房间全都满了。。。由于大家一致认为既然到了乌镇就必须找个临水的地方住, 否则又怎能感受枕水江南的意境呢。于是不甘心的我们沿河往上游走去,寄希望前面的宾馆会有多余的房间。这一段风景虽然很好,可是毕竟住宿问题尚未解决,中间家里又来了几通电话,谈的自然还是工作这个令人无力的难题,搞得士气多少有点低落了。走着走着,天色也暗了下来。。。

四人行自然不会觉得无聊,不知不觉已经是西栅的另一头了。突然望见这里原来也有一个民宿的服务台,我们便抱着试试的心理进去询问了下。真是有如贵人相助,此时居然多出了一间客房,一问,还是临水的!当即登记入住,直呼RP爆发不止。人就是这样,要是一开始就开好了房间入住,估计现在也不会这么激动;而在最后一家店开到房间,最后一刻绝处逢生,在最后一张牌的时候海底捞月,自然是大快人心啦!开完了房间四人的脚步顿时轻松不少,沿着西栅大街踱步下来,很容易就找到了自己的民宿,抬头一看,叫含和客栈,这住客栈的机会可真是不多哇。。。入住民宿这一刻仿佛是大家情绪的转折点,开门进去只见里面装修地相当到位,最绝的是,一条河水从窗外静静地流过,给人很安逸的感觉,四人这个时候也都同时发出了不虚此行的感慨~~

安顿好之后已是晚上7点了,才决定出去吃个晚饭。再次回到西栅大街的青石板路,不禁觉得与刚才有了不同的感觉。白天的我是个游人,只是个过客,我只是通过我的眼睛和相机的镜头去了解乌镇;而走在乌镇的夜色之中,却有了融入其中的错觉,仿佛自己就住在这里,花样年华的故事就发生在我的身边。。。大家好,我是奶茶~!找了一家店坐了下来,店里的老妈妈和大姐热情地招待了我们。坐在河边,烫一壶米酒,炒几个小菜,四个人放下了所有的负担,相当惬意。记得这样的感觉在某个春节的晚上在路边的排挡也有过,同样的四个人。

坐在窗户上看风景的感觉很好,我终于明白乌镇这个地方,是一个能让人的心好好地静下来的地方,那个时候,无论是感情还是学业,我都能微笑地去回味。虽然没有问他们,但是我知道,站在窗边的away,小灯和药水,一定都在感慨着什么。有人说,晴乌镇不如雨乌镇,雨乌镇不如夜乌镇,夜乌镇不如雪乌镇。在这样的风景中,大家都似乎有所得了。

3 bags

sit on the window

Tags: ,

Trackback from your site.

Comments (1)

  • Larme

    |

    写的蛮好嘎嘛~~~

    (MMD,居然还要我写mail,哥哥我太多不知道写哪个~~)

    Reply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