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几周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生活. No Comments

哥今儿个有点抑郁了,放着大好的觉不睡,跑来这儿写什么日记!

接着上一篇日记的末尾,跟着公司的部门经理,和一群新人一起,去了趟北方。正当原因是去公司总部进行新人培训,真实目的只有一个——喝酒!好家活,一共在北京呆了三天,沈阳两天,足足喝了五天的酒!什么啤的、白的都得喝,最最恶心的是韩国老板喜欢喝的真露,那玩意儿就是酒精兑的白水,韩国人还讲究一杯一杯的都得干掉。。。不过说实话,非常佩服我们的副社长,丫一50多的老头儿,喝起酒来真是干脆,两桌的人,每个人都得和他喝,他蹭蹭蹭蹭的全是一口干,每个人喝完了他都要操着韩国普通话和你聊上两句。确实是猛,如果成功需要理由的话,在也许是理由之一吧。等他两圈喝完准备走的时候,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他好像光喝酒了,一口菜都不吃的。。。后来听别人说,这老头天天都这么喝的。。。

去了一趟首都北京,虽然没怎么正经的玩儿,但也让我感受到了北京浓厚的文化底蕴,也让我感叹上海的“贫瘠”。在后海边上一个便利店里买了包点8的中南海,发现有点呛,不是很抽的惯;在簋街的四合院儿里吃了一顿饭,环境好的没话说!也有遗憾的,居然连出来和表哥见个面的机会都没有,相当无奈了!

回来后的日子比较单调,幸而后来世界杯开始了,在楼下修电器的地方搬了一个电视机上来,看球的日子真是享受!

一口气写了这些,其实过于写实了。

而抑郁本不是由这些平淡的现实产生的,记叙现实的过程也并没有缓解我多少。比如说,前阵子,晚上出去吃夜宵,室友说想吃小龙虾,我怕小龙虾太脏不肯陪他吃,结果他吃了之后拉了两天肚子。然后他出差去了,我一个人居然贱贱的跑去吃,也拉肚子了。这个事情,怎么说呢,说起来有些可笑,但是这前后是没有因果联系的。还有德国队,第一场4比0,厉害吧,第二场居然输了,而且他们历来都是这样的,真让人失望。上个礼拜这这个礼拜的周末,我每天都去打球,中午吃了午饭就去打球,晒死,还蜕皮了,不过贱贱地找到手感了,所以还想去打。昨天发现养的仙人掌开花了,早上看它的时候还是两个花骨朵,下午打完球回来这两朵居然已经盛开了,最神奇的是旁边居然又多了一个花骨朵,这长地得有多快啊!出去吃个烤肉,碰到一群学生在吃散伙饭,很多学生妹都喝高了,逮着人就抱,哥不评论,就是吵着我吃饭了,这顿烤肉没吃到位全赖你们!有的人马上就要来上海,有的人昨天回上海故地重游了,也有人已经来了一个月了,还有人一个月前来过了,还有的人就没走过!都可以出来玩啊,但有的时候你突然来了我却有事情啊,真TM操蛋。哥在豆瓣上一吼,还能出来一大片呢,半夜的和一陌生女的一起打车回来,哥一点都不怕。。。

每个周末都在考虑去哪里HIGH,脑子里把babyface,richy,muse,windows先过一遍,然后觉得太贵了,又远,pass掉;去钱柜唱歌吧,反正白天那么便宜,那你找几个女生一起来啊,算了把,俩男的,不去算了;这周育英堂来的是哪个band啊,哎呀算了算了;最后俩男的去汤姆熊,一人投5次篮,然后回家,我看我的世界杯,他玩他的游戏,就是这样,每次差不多都是这个过程。

室友最近感情上遇到了挫折了。我就理所当然的给他讲起了爱情的大道理,给他灌输了一顿我的感情观。末了,人说和我不是一路人,么有什么借鉴意义。现在一向以过来人自居,随时可以给人树立起光辉的榜样形象,觉得感情这回事情,没有它搞我的份,我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,不会再被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困扰了,爷现在要忙事业去了。可忙来忙去,我在深更半夜,在室友睡了之后,在好几只蚊子的热情陪伴下,我找不出我在这儿拼命敲键盘的理由。。。

对了,找到一家东北手工水饺店,里面的菜还蛮合胃口的。下班以后走过来买一份打包带走,回家的时候一边看世界杯一边吃。这件事情,怎么想都觉得是很幸福的一件~

Tags:

Trackback from your site.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