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火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杂的文. No Comments

这里说的烟火其实是家乡话,其实就是“烟花”的意思,日本人还有台湾人也叫“花火”,一个意思。

小孩子是最喜欢看烟花的了,小孩子同样也喜欢放烟花。我们还小的时候,稍微大一点的烟花我们是不敢放的,我们放的都是小炮仗。没上学的小孩,脑袋里想的所有东西就是怎么变着法子玩儿,于是一玩儿起炮仗来也是没完没了。吧所有有孔的东西都炸一遍,天上水下地底也都不放过。有些时候,大中午的,大人们都在睡午觉,还有小孩子在那儿玩儿,砰砰啪啪的,自然少不了大人一顿呵斥。有一次,我在外婆家的院子里放炮仗,外婆可能实在被我炒得不耐烦,就出来喊我,让我去别处玩儿去。正好我已经点着了一只炮仗,听了外婆的话之后我居然鬼使神差的拿着炮仗不知道扔,想要把它拿到“别的地儿”再扔掉……这是我第一次被炮仗炸到,外婆拿了菜籽油给我涂在手上,记忆中好像没过几天伤就好了,好了之后还是吵着大人买炮仗玩儿。

现在,每次走在去外婆家的路上的时候,还是有小孩子在玩儿我们那时玩儿的那种小炮仗。有时候没注意,炮仗就在你脚边炸响,还真是会被吓一大跳。如今我也会冲那小孩呵斥几句了。

小孩玩小炮仗,大孩就玩儿大炮仗。这个大孩子就是我的大表哥。过年的时候,上一辈的人本着节约的目的,都主张不放烟花的。可是最近几年仿佛有了一些变化。大表哥是做生意的,讲究一个红红火火。吃完年夜饭,表哥就冲我们招呼:“买烟火去买烟火去!”他喜欢挑很大个的礼炮,可能是放起来倍儿有面子吧。事实上,邻里确实都不放这么大的礼炮,在他的礼炮响彻村庄的时候大家都会出来抬头看看,可能这个时候表哥的心里是很快乐的吧~!表哥的儿子还很小,搞笑的是,每次放礼炮的时候他都很害怕,躲到房间里不敢出来。

有一年,我们那儿最大的一个企业在正月十四的时候放烟花。阵势的确很大,足足放了一个小时。满大街的车子都跟着发出了刺耳的喝彩声……

今年清明的时候回了一趟家,总算可以给给奶奶上坟了。各种严肃的仪式完毕之后,放几声双响炮,响彻山谷。

前年开始的,年三十晚上兄弟们会出来在码头放烟火。计划中放的烟火应该一年比一年大,因为大家对未来都有着期望。岁末、码头、烟花、兄弟,这些东西放在一起,连我都觉得意境很牛逼!

 

本来不知道这篇要写什么,写完才发现其实说的总逃不脱青春和成长。烟火年年都放,仰着脖子看烟火的小孩们儿指尖都夹着烟吧。

Tags: ,

Trackback from your site.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