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火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杂的文. No Comments

这里说的烟火其实是家乡话,其实就是“烟花”的意思,日本人还有台湾人也叫“花火”,一个意思。

步入正轨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上班那点事. No Comments

上海似乎进入梅雨季节了。

两个礼拜已经用飞一样的速度过完,我都来不及记录。两个周末都很忙很忙。现在再回头想想,有些事情也记得不是那么详细了。。。

上班第一天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上班那点事. No Comments

五一从普陀山回来正式开始上班了。

一天下来波澜不惊,按照BOSS的要求该干什么干什么,该看什么看什么而已,与之前想的并无多少区别。

有一个事情挺凑巧的,和我一起进来的还有一个新人,居然也是学高分子的,而且他是舟山的,也算属于宁波地区了。

7点多钟回到家里,打理了一些琐碎的事情,一直在听着虾米的热榜。发现现在大家在听的歌都是一些关于爱情的黯然神伤,觉得挺无聊的。

早早的睡去吧。。。

An hour in Hard Rock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生活. 1 Comment

本想独自去Hard Rock坐坐,因为刚刚看过的两部电影令我十分有冲动写一些观后感,可提笔却发现自己没有足够的信心去写好它。谁知在办路上接到室友下班后打来的电话,她问我在哪里,我说在去酒吧的路上,她说她正好往这边走,可以一起。

乌青记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杂的文. 1 Comment

09年的初夏已经远去很久了,故事中的四个人那年刚好大学毕业,各种的意气风发,各种的踌躇满志。在时间过去了半年之后,每次我回忆起这段时光都能清楚地感觉到,与当下的自己比起来,那时的我的确要洒脱的多了。而这份“意气风发”却也间接导致了之后一些不愉快的发生,但这已是后话了。

国内微博的小宇宙集体爆发

Written by 翔仔. Posted in 网事腥风. 6 Comments

本人虽说接触网络较早,可是对网络新事物的接受速度似乎总有一些落后。web2.0在前两年大行其道的时候,我还在仔细地把一个一个好网站添加进收藏夹,完全不知RSS为何物;“非死不可”上线之后,我嫌实名注册过于暴露自己,愤愤然持抵制态度,可最终还是在它被和谐了之后乖乖的注册了校内;大名鼎鼎的twitter,本人也是在其被围墙堵住之后,才翻了墙注册的。。。